欢迎访问搜了网! 注册
股票代码:834293

市场动态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其他资讯  >  迷途大考 全国11城直击ofo的收缩与困境

迷途大考 全国11城直击ofo的收缩与困境

来源:艾瑞网   2018/12/7 10:00:53
分享到:


它,曾是用户留存率行业第一的共享单车品牌;它,曾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它,曾备受资本青睐。但现在的它,却被这寒冬桎梏……ofo,现在的你,怎么样了?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西安、济南共计11座城市,直击ofo的至暗时刻。


从北京大学校园内400份共享计划,到如今对外宣称连接超过1400万辆单车,短短3年时间,ofo小黄车急速生长。正如联合创始人之一张巳丁在一场演讲中所言,ofo三个字母组合在一起“就像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不断向前飞奔”。


或许是骑行中风大迷了眼,ofo渐渐失去对路线的控制。问题首先暴露在供应链上:《每日经济新闻》在今年7月曾报道ofo的一家智能锁供应商因被拖欠服务费决定暂停对ofo的服务,而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因拖欠货款等问题,ofo已多次被物流方和自行车供货方告上法庭。


随之而来的是部分消费者押金退出不畅,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今年8月起,针对ofo的投诉量大幅增长,到11月达到最新峰值。近日,ofo将退押金期限由最初的秒退,延迟至15个工作日。


ofo收缩战线的消息也不断传来,“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终成难以维系的理想主义。单是应对国内市场已让ofo力不从心,“跑路”传言几度被ofo斥为谣言,但仍传播不止。


ofo到底发生了什么?各地运营状况如何?消费者如何看待小黄车?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西安、济南共计11座城市,力求呈现小黄车当前运营状况,直击ofo的收缩与困顿。


在实地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ofo多地都出现了近期办公地迁址的情况,“租约到期”显然不能解答所有疑问。而小黄车投放量明显下滑,街头破损车辆缺乏维护几乎是在每个城市的通病,而一句“人手紧张”显然不能安慰押金难退的消费者。


ofo位于北京的总部,由原来的四层办公区压缩至与其他企业共享一层;ofo南京由原来的独立办公区迁至共享空间;ofo杭州原办公地“人去楼空”且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ofo西安搬进了老旧居民楼;ofo济南正在寻觅搬迁新址……


同时,ofo多地投放量大幅下滑。ofo方面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目前ofo在上海的投放量较高峰时期减少40%。西安市交通局提供的数据显示,ofo在西安的投放量较初入市场时下跌25%


ofo运营一切正常。”ofo方面将此作为“金钟罩”,挡回一切质疑。这就像将自己隔离成一个孤岛,外界愈加累积的不信任像咆哮的海水,每一次撞击都让ofo回缩一点,但人们仍期待ofo走出来的那一天,毕竟它曾是乘风破浪的少年。


ofo大本营北京:总部办公区由4层压缩至不足1


3年前,几个因爱好在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相遇的年轻人成立了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将共享单车的生意从北大校园向外延展。


北京是ofo的大本营。鼎盛时期,ofo曾在海淀理想国际大厦拥有4层办公区,但从今年9月起,陆续有媒体报道称ofo位于理想国际的总部“人去楼空”。就此,ofo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是租约到期。


不过,这一回应似乎只对问题回答了一半。11月初,媒体报道ofo总部迁入新址。近日,ofo公关总监向记者证实,公司总部现办公地点是互联网金融中心。


11月28日,记者来到互联网金融中心,这里距离理想国际大厦步行距离不足1公里。互联网金融中心物业人士表示,ofo办公室位于大厦B5层,同在5层的还有另一家企业。大厦内的指示牌显示,除了ofo5层还有京津冀协同票据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等。


总部从鼎盛时期的4层办公区压缩至如今与其他单位共享1层办公区,是否印证了外界大幅裁员的说法?记者向ofo公关总监求证该问题,但对方并未作答。


2017年9月,北京暂停共享单车投放。因投放较早,ofo等品牌享有“入场券”,与摩拜单车在部分地区二分天下。即使享有先发优势,ofo的阵地仍在被其他共享单车品牌蚕食。


11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互联网企业的上班早高峰刚刚结束。ofo总部新址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堆放了40余辆共享单车,但这里却不是小黄车的主场。据记者当时估算,另一品牌的共享单车数量约是ofo小黄车的10倍。“小黄车现在应该是比较少,一般都是骑摩拜和小蓝。”一位在海淀黄庄附近负责协调路面车辆的人士告诉记者。随后,记者向ofo公关总监咨询小黄车在北京的投放量及市场占有率,但对方表示上述数据属于商业信息,不便透露。


ofo也面临着用户流失的考验。在海淀黄庄,记者随机采访用户对ofo小黄车的印象。“有一次我有急事,它(ofo)是坏的,而且连续两次是坏的之后,我就不怎么用了。”一位用户表示。


ofo深圳:小黄车按政策减量 已停止新投放


11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地图软件显示的地址为威盛科技大厦14楼的ofo深圳分公司,只见该处办公地为一家广告公司。该层管理人员对记者表示,ofo年前就已经搬走了,不知道搬到了哪里,只是不在这栋楼里面了。


随后,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联系到公司深圳华南地区公关相关负责人郭女士,郭女士向记者指明现在公司在深圳的办公所在地。ofo搬迁的新地址也是一栋商业写字办公大楼,周围有相对便捷的商场和地铁交通。


11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ofo深圳分公司目前的所在地。从公司环境来看,新的办公区域主要分为内区和外区两个办公区域。当日员工基本都在上班,座位坐得比较满。负责接待的人员对记者表示,今天上班的人还不是最多,实际上公司有很多员工都是在外面跑,这里都是运维和办公人员,公司现在运维正常。


对于外界传言的“跑路”,郭女士表示:“ofo在各城市按需择地办公,也会根据租约情况、业务发展、物业配套、员工需求等原因,寻找更具性价比的办公场所。基于前述原因,包括广深地区在内的城市,都曾进行过搬迁。”


而就外界盛传的“退款难”问题,记者亲自体验了一番。记者选择了199元押金的项目,充值成功的同时,APP便赠送了25元的“礼券”。不过,当日记者随后退款,退还押金确实没有及时到账。


针对这一现象,郭女士解释称:“ofo退押金一切正常,退押金流程在0~15个工作日,超出期限属于退款异常,可以致电客服,有人工专门处理。ofo的客服热线较为繁忙,如遇未接通情况,可多拨打几次。用户如需押金退款可在APP直接申请,如有其他疑问需要咨询,也可联系APP在线客服。虽然现在人手有限,但我们一直都尽最大努力保障用户退押。”


据了解,深圳市ofo的共享单车投放数量确实有所降低。对此,郭女士表示:“在寻求共享单车与城市和谐发展的愿景与相关政策背景多重驱动下,ofo与友商停止新投放,积极减量,不断回收、抽离废旧车辆,车辆数量比之前,有所减少。”


此外,对于ofo小黄车使用率是否正常,郭女士称:“ofo小黄车在深圳发展已经近两年,用户已经形成稳固的用车习惯。除去暴雨等天气会造成波动外,其余时段骑行稳定,使用率正常。”


ofo上海:投放量锐减四成 在共享办公空间办公


当下,ofo正被卷入资金链断裂、退押金困难、裁员等消息漩涡,其在上海运营如何?112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ofo在上海的一家分公司。在现场,记者从ofo方面了解到,目前ofo小黄车在上海的投放量不到40万辆,比之前最高峰时期减少了四成以上。


ofo方面向记者透露,目前上海这边有30多名运营人员和数百名运维人员正在上海大街小巷做坏车的维修,并在搜集被骑到偏远位置的单车,集中后投放到市区,以解决“没有车、没好车”问题。


记者来到ofo上海分公司后发现,公司并非独立办公场所,而是在一处共享空间租下了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面积大约50平方米,30多个工位,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有10多位。


“这里办公室就这点人,有几位出去吃饭还没回来,其他人都在路上。”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她是2017年下半年入职。据她了解,公司在2017年初就搬到这里,此后一直没有更改办公地址。


ofo上海方面介绍,经过上海市交通委与ofo的核对,目前ofo小黄车在沪投放数量不到40万辆,较之最高峰时期大约70万辆的投放,减少了四成以上。此后,记者致电上海市交通委以及上海市徐汇区城管局等相关部门,但均未获得有效信息。


11月27日傍晚6点至630分,记者在上海地铁徐家汇站16号口蹲点,每隔六七分钟统计ofo小黄车的使用数量,发现下班高峰期的半小时内,骑走和新停数量基本差不多。记者离开时,共计17辆小黄车,其中车座、链条等明显损坏的有7辆。 记者了解到,目前上海ofo办公室有办公人员10余名,运营人员30余名,相较最高峰时期的60余人减少了25%左右。对此,ofo方面认为这是正常的人员流动现象,而且目前员工数量对公司整体工作内容能够覆盖,不存在人手不足情况。


针对用户投诉的“没有车、没好车”等问题,ofo方面表示,目前有数百人的运维队伍正在路上做维修。


对于网上的“退押金难”“绑定P2P”等问题,ofo上海方面回应称,ofo退押金一切正常,退押金流程在0~15个工作日,超出期限属于退款异常,可以致电客服,有人工专门处理。


ofo成都:投放量减少 集中堆放点停上万辆车


近日,亦有ofo小黄车成都用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一个月之前就申请退还99元的押金,如今仍然没有结果,而拨打客服电话也处于忙线。”


ofo在成都的办公运营目前是否正常?针对用户投诉的押金退款难,公司有何回应?1130日下午2点过,记者来到了成都市锦江区总府路附近的ofo办公室。初入办公室,门口的ofo小黄车logo格外醒目。记者注意到,该处总共大概有30个工位,但有不少是空位,只有七八个人在位置上。现场办公秩序较为正常,房间内,还堆放了大概十多辆单车。


现场,ofo成都公司员工并不愿透漏更多信息。随后,记者联系了ofo成都公司相关人士,其称:“ofo成都运营一切正常。”


ofo成都公司人士透露,公司目前在成都投放量是64万辆,较去年同期有所减少。至于同比减少的原因,其解释称,在共享单车发展过程中,公司不断探索在合理的量内,以更加理性、精准的投放满足更多出行需求。同时,政府出台相应减量政策,ofo积极响应,主动减量,不断回收、抽离废旧车辆,因此车辆数量较之前有所减少。


目前,在成都龙泉驿大面镇的一处停车场,停满了“清一色”的ofo单车。据记者估算,该处堆放的小黄车数量大概在万辆左右,单车被横七竖八地堆放着,部分铁链已生锈,部分坐垫和车身附近已经长满杂草和青苔。


该停车场相关人士告诉记者,ofo小黄车停放在该处已很久:“之前好像还有公司的人来看过,记者也来过几次,但最近一段时间没人来了。”


日前,有多名成都ofo共享单车用户向记者反映,ofo退款程序不仅繁琐,且申请退款后,一直未见退款到账。有用户无奈地表示:“我们都申请一个月了,都迟迟未见到账。”


记者从成都市工商局相关人士处了解到,11月份该单位接到ofo电话投诉6起、网络投诉8起,投诉的问题全部与押金退还困难有关。该人士表示,一般而言,投诉通常是通过双方协商解决,而至于ofo是否有派人来该局解决用户投诉,目前还不清楚。


对有用户反映退押金难的问题,上述ofo成都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ofo退押金一切正常,退押金流程在0~15个工作日,超出期限属于退款异常,可以致电客服,有人工专门处理。虽然现在人手有限,但一直都尽最大努力保障用户退押金事宜。


ofo广州:办公地准备搬迁 投诉量猛增


随着ofo资金紧张的问题持续发酵,作为ofo主要投放城市的广州,关于小黄车押金退还难等问题的投诉呈迅速上升趋势。


广州市消费者委员会(以下简称广州消委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6~8月广州未有关于投诉ofo的来电信息,但从9月开始,关于该共享单车的投诉来电迅速增加。截至1126日,近3个月共有相关来电158件。来电人反映的问题集中在押金退款、收费异常和单车乱停放等方面,而有关押金退还的问题占了73%


此外,20189月至11月期间,广州消委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共收到24宗关于ofo小黄车问题的咨询,内容均与退还押金不到账、客服态度差或电话难接通有关。


“现在基本找不到车,车也没人维护了,不怎么好骑了。”一位广州市民这样向记者解释自己选择退 ofo押金的原因。他表示,自己在“双11”之前进行了退押金操作,被告知需要等待15个工作日才能到账,但截至1127日仍未收到退款。


“现在找ofo客服退押金还要排队,客服早上7点上班,但7点多一点就显示已经有500多人在排队了。”他进一步表示。


据了解,ofo2016年进入广州,目前投放量近30万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探访了ofo广州办公区,上班人员并不多,有工作人员正在清点工位。


ofo广州区域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ofo广州目前一切运营正常,根据现有车辆和投放情况,大部分员工在各个投放区进行外勤工作。”据介绍,ofo目前在广州的运营人员共30多人,另有负责具体调度和维保的运维人员多名,数量则会随车辆数量有所变化。


此外,记者获悉,ofo广州办公地将于近期进行搬迁,ofo方面解释称系租约到期。


ofo重庆:大学城小黄车几近消失 未见运维人员


2017年1月,ofo小黄车开始进入重庆,先是投入1000辆在沙坪坝区大学城试点,预计首批总共投入2万辆。


2018年112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沙坪坝区大学城。在之前共享单车最集中的轻轨大学城站附近,记者只看到四五辆ofo小黄车被四处搁置,且车辆均已损坏。而原本规模庞大、摆放有序的ofo小黄车占据的区域,目前已被滴滴旗下的青桔共享单车覆盖,区域内还有部分名为“小蜜单车”的共享电动两轮车。


记者注意到,现场有工作人员在向行人推广青桔共享单车,单车投放至重庆大学城市场的时间并不长。但记者未在现场见到任何ofo的运维或者推广人员。


当地城管人员告诉记者,之前有ofo的运维人员来管理共享单车,但自今年7月份以来,该地未再见到ofo的运维人员,ofo小黄车被随处停放及丢弃,数量也逐渐减少,几近消失。


11月27日,记者致电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ofo在重庆没有单独运营的公司实体,过去半年内,该局接到过大约70个无法退还押金的消费者投诉电话,但该数据相对来讲并不算多,或不具有问题的典型性。


记者询问的多位重庆大学城区域的学生表示,因为大学城区域早前便几乎没有ofo小黄车可用,也听到一些ofo公司可能出现了经营问题的消息,所以他们几个月前便已申请押金退还,并已成功收到钱款。


ofo西安:投放量已下降25% 搬进居民楼办公


“人去楼空”“押金难退”当围绕着ofo的质疑声愈演愈烈之际,1128日,ofo创始人戴威发出企业内部信,称“跪着也要活下去”。


11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探访了ofo西安办事处,发现其新的办公点已搬至高新区的一住宅小区。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业务运营保持正常:“从未、也绝不会放弃西安运营市场。”


记者通过西安市交通局了解到,相较投放初期,目前ofo的投放量已下降25%左右。


科技路是西安高新区的一条主干道,双向四车道的马路两旁尽是高层写字楼,容纳了诸多的公司和创业大军。原ofo西安办事处便位于其中一座名为“创业广场”的写字楼内。


与此前高调入驻西安不同的是,ofo西安办事处此次悄然搬离原办公地点,事先并未告知消费者。直到当地媒体曝出“西安ofo办公地点人去楼空”的新闻后,在西安市工商局高新分局的明确要求下,ofo1127日发布告知函,向消费者说明了其去向。


随后,记者根据告知函上的地址来到ofo在西安的新办公地点。这是一处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建成的老式居民楼,不大的客厅里摆放着一张会议桌,墙上贴着“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的ofo标语。


记者通过翻看ofo西安的官方微博发现,置顶的评论几乎都是要求其退还押金。在记者调查的过程中同样发现,在用微信扫码支付押金时,虽然页面上显示的是“随时退”,但在用完车后,点击退押金时,却显示“0~15个工作日原路退回支付账户”等字样。截至125日发稿,记者仍未收到任何回款。


此外,记者从西安市交通局、工商局、金融办等部门了解到,近期已接到关于ofo小黄车的投诉电话。西安工商局高新分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ofo小黄车投诉量大约从10月开始有所增加,从最初每天几个到现在每天几十个不等。”


对于“无法退还用户押金”及“人去楼空”等现象,ofo西安办事处原办公地址大门上张贴的告知函称“此消息纯属子虚乌有”。


西安ofo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西安ofo业务一切正常,团队健全且稳定。此次搬离是由租约到期导致的正常搬迁。至于押金难退问题,他表示:“因为总部搬迁,服务器也得搬,中间有时间间隔,目前保守在15个工作日进行退还。在搬迁结束稳定后,退款周期将恢复正常。”


不过,多名用户向记者表示,目前已不再使用小黄车,一是车比较难骑,二是破损率高。而一位与西安ofo合作的第三方物流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已于1126日停止为其提供服务。



记者从西安市交通局了解到,目前西安的共享单车数量已下降至50万辆。其中摩拜和ofo小黄车的投放占比较大。而ofo在西安的投放量已从最开始的27万辆减少到如今的21万辆,降幅约为25%


ofo武汉:两年三迁办公地 相关部门介入押金难退


“退押金两个月不到账,没办法只能押金转余额……”武汉市民周女士是ofo小黄车的用户,但她最近觉得十分闹心。


周女士不是唯一的案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武汉市工商局了解到,仅11月,武汉市12315热线接到的涉及ofo小黄车的信息就有3000多条,主要是关于押金退款不顺畅的问题。


“说是0~15个工作日退押金,但我退了好几次,等了两个月也没有到账。”周女士说,无奈之下自己把押金转成了余额,但又遭遇了坏车多的问题。最近从工作单位出去办事,沿途3公里距离内只有4辆车,还都是坏的,走到目的地也没骑上车。


11月24日,记者在位于武汉市武昌区的东湖绿道附近进行了随机采访。多位武汉市民告诉记者,近期ofo小黄车存在退押金不顺畅或者坏车多的问题。


11月份以来,我们12315热线涉及小黄车的信息(包括投诉举报和政策咨询等)有3000多条,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押金退款不顺畅方面。”1130日,武汉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说。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ofo在武汉设立的“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下简称武汉分公司),成立于2016926日,注册地址刚在今年5月改为“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世界城F地块7号楼”。不过,1126日,记者来到上述地址却发现办公区域正在装修,物业方面告诉记者,ofo又搬走了,而且已经搬走一个月以上。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早在光谷世界城之前,武汉分公司还曾经有过两个注册地址,分别为“洪山区徐东大街191号金禾中心8层”和“洪山区马湖村武汉创意天地(一期)10号楼15层”。


也就是说,武汉分公司近期再次搬迁。经多方了解,记者获悉,目前公司已经重新搬回洪山区徐东大街191号金禾中心,只是楼层变为20楼。1128日,记者在金禾中心一楼物业处的导引信息牌上并未看到武汉分公司的信息。至20楼以后,在门口也并未设置公司明显相关标识。不过,现场有十余人正在办公。


ofo在武汉运营一切正常。员工积极工作,状态良好。”对近期办公地址两次搬迁的事,ofo武汉地区品牌人员介绍,之前ofo与东湖高新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办公地点搬至光谷,后因租约到期,办公地点再次搬迁。


对于用户反映的押金难退及坏车多等问题,上述ofo武汉地区品牌人员却称退押金正常,仍为两个路径:拨打客服电话,或自行在APP里申请退押金。因人手有限,有时客服较繁忙,但公司仍在最大限度地保障该项工作正常进行。退押金发起次日起0~15个工作日会退回。


据武汉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共享单车一般按照千分之一的比例来确定运维人员,ofo小黄车在武汉车辆数量为22.8万辆。记者据此计算,ofo小黄车应该在武汉地区配备运维人员228名。


上述武汉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还表示,今年11月曾组织ofo方面与武汉市金融工作局等职能部门一起来研究退押金问题,目前仍在协调处理中。


ofo南京:搬出独立办公室 使用率现下滑


近日,南京当地媒体也报道称,ofo在南京的原办公地已“人去楼空”。11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位于南京1865创意产业园的ofo南京办公点,记者看到,这里确实已经搬空。不过,门边上贴的一份告知显示,ofo南京办公点只是搬迁。而在新的办公地点,记者了解到,他们这次使用的不是独立办公室,而是在共享办公室租了工位。


记者还了解到,南京的ofo小黄车用户也同样遭遇押金难退的问题,并且ofo小黄车在南京的使用率出现下滑。


11月27日,记者来到位于南京1865创意产业园的ofo办公点。当记者刚向保安问起ofo南京办公室,保安便脱口而出:“小黄车不在了,已经搬走一段时间了,最近来问他们办公室的人很多。”


保安介绍,ofo南京以前在1865创意产业园的办公室在E10栋楼。虽然已经搬走,但在E10栋的大厅指示牌上,还标注着ofo南京曾经的楼层——205


205室,记者看到,此地大门已锁。透过玻璃门,可看到内里已落满灰尘,办公桌上还散落着不少东西。“他们已经搬走有一段时间了,刚落户南京的时候,办公室很火,后来人员越来越少,直至搬走。”旁边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ofo南京在墙上贴了一份办公室迁移的告知。据此显示,因租约到期(原1865创意产业园),目前ofo南京的办公室已迁至凤游寺路52号悦动新门西办公。该告知的落款时间是201811月。随后记者前往凤游寺路52号悦动新门西。这是一个新开发的办公集中区,很多办公室并未租出去。当记者向物业部门询问,ofo(南京)是否搬迁到此,物业部门工作人员却说:“我们没有听说小黄车搬迁过来。”


在招商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悦动新门西的15号楼2楼,在“万创奔腾”区域,记者找到了ofo南京办公地点所在。据前台工作人员介绍说,这里是一个共享办公室,“小黄车”确实在他们这边办公,但只是租了一些办公位。“我们这是共享办公室,小黄车很早就搬来了,租了一些办公座位,在这边办公。”


该工作人员还说:“刚搬过来的时候,有十几个人,后来越来越少,现在只有4个工作人员在我们这边进行日常工作。”记者在墙上看到多家公司的标识,其中包括ofo


1127日,记者走访了南京市中心多个区域,发现ofo小黄车越来越少,使用率也越来越低。在南京最为繁华的中山南路,路边多处集中摆放了不少已经损坏但无人处理的ofo小黄车,粗略计算有数百辆之多。而在其他主要街道,也能看到市民大多选择哈罗单车,只有少部分人选择ofo小黄车。


对于小黄车使用率的降低,南京市交通局客管处租赁科科长裴必伟在接受南京本地媒体采访时表示:交通部门已经关注到ofo的经营现状,并进行了约谈,“用户出现大幅度下降,车子数量也在减少”。


对于退款难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联系ofo南京的工作人员,但并未得到回应。


ofo杭州:分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被指拖欠物业费


杭州,对于共享单车企业而言,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今年7月底,杭州运管公布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二季度考核结果显示,杭州市共享单车总数减少至61.4万辆。ofo小黄车继摩拜单车和哈罗单车之后,以71分位列服务质量第三位。如今,随着ofo陷入融资难、裁员、押金难退等一系列的舆论漩涡,ofo在杭州的分公司又是何种景象?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是ofo的运营主体。启信宝显示,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于20171130日创立。陈婧为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但该公司背后的股东结构并未披露,营业场所显示为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路391(西湖国际科技大厦)。


11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西湖国际科技大厦,记者发现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的办公地址即为ofo的办公所在地,门口和办公室内还贴有ofo的标识。不过,该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锁。


门口还贴了两张通知,其中一张通知显示:“因ofo小黄车杭州业务发展需要,我司已搬迁至新的办公地址——瑞博国际。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而在玻璃门的另一侧,还贴有一张通知,其主要内容显示,东峡大通在租用西湖国际科技大厦期间,拖欠房屋租金,未按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支付费用。通知要求东峡大通于201881日前往物业客服中心办理相关手续。该通知盖章的落款显示的是中节能(杭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客户服务中心,落款日期为2018730日。


11月27日,记者前往中节能(杭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客户服务中心向其了解情况,一名姓章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说:“ofo小黄车20181月前后和我们签订的合同,租赁的办公场地面积为289平方米,租金大约为3.9元/平方米,一年的租金40多万元。可是他们只给我们付了半年的租金及2个月押金,后面就突然说不租了。”


上述章姓工作人员还透露:“原本718日要交第二期房租,但是ofo的人716日才和我们说要退租了,临时退租是需要承担比较高的违约金的,我们和他们结算了费用,但是ofo方面不认可也不支付。到目前为止,ofo欠我们水电费、物管费、违约金等总共有两三万元。”


不过,记者要求查看一下ofo与物业公司签订的相关纸质合同时,该章姓工作人员表示,合同已经存档,目前暂时还拿不到具体的合同。但是,该工作人员也强调,针对ofo拖欠物业费一事,公司目前正在走法律途径解决,已经将律师函发给了东峡大通北京总部。


对于拖欠水电费、物管费等说法,记者未联系到ofo对此予以置评。


根据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门口的通知,记者又前往瑞博国际一探究竟。记者在瑞博国际一楼张贴的物业收取通知中获悉,杭州霖梓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服务中心目前是负责瑞博国际的物业管理。


记者前往霖梓物业,当问及ofo小黄车是否在该大厦办公时,工作人员表示并没有看到有这家公司挂牌。不过,该工作人员也表示,霖梓物业是201810月份刚刚接手瑞博国际的物业,目前统计的公司数量还不完全,也可能存在一些公司已经入驻但是没有挂牌,因此不知情的情况。记者在现场查找了一番,但未发现ofo的办公室。


不过,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信息,目前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已于1115日被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其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ofo济南:正寻新办公地 人员减少市场下滑


虽然租赁合同的截止日期是明年(2019年)2月,但今年刚进入11月的时候,ofo济南办事处突然搬离了位于南二环的办公地。“我们济南这边是正常运营的。”1127日,ofo济南一位相关人士在电话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正在找新的办公室。


2017年87日,位于济南中海广场Officezip迎来新租户ofo,一年后,ofo在济南的运营却似乎陷入困境。20181126日,记者来到济南中海广场三层的Officezip。中海广场一位工作人员透露,ofo的员工在11月上旬就已经撤离。“他们租了5个工位,每个工位1个月租金900元,整间屋每月租金4500元。”


如今,办公室玻璃门已经上锁。屋内5个工位上放着一些零碎物品,墙上挂着记录小黄车运营数据的小黑板。周围的邻居只知道ofo曾在此办公。对于撤离时间,Officezip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是周末,有一天工作日突然就没来了。”


“我们济南这边是正常运营的。”1127日下午,ofo济南一位相关人士称,“合同到期了,正在找新的办公室。”


不过,Officezip招运中心一位王姓负责人透露,ofo提前解约退出了。“(离开)已经有半个多月了,租赁合同签到明年2月,对于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


2017年搬进Officezip时的一张合影中,ofo的员工数量为21人。今年1127日,ofo济南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运营团队大概10人。”


对于是否涉及到裁员,该人士有另外的解释:“确实有过,但我们不叫裁员,我们是为了优化效率,优化了一部分。”


目前,在济南拥有合法身份的共享单车只有摩拜、ofo和哈啰三家。对于投放量,各家都未曾公开。1126日,记者致电济南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称近期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济南共享单车运营及治理的相关情况。不过,一位接近交警部门的人士透露,确实在筹划(发布会),但已经推了一个多月了。“有些运营方私自投放车辆,交警部门将对外公示管控结果,然后采取进一步约束措施”。


记者注意到,曾经第一个出现在济南街头的ofo小黄车,在济南的市场占有率下降明显。“今年6月份,当时三家成三足鼎立之势,大家也一片祥和,没承想过了几个月,8月份开始,小黄车就不行了。”上述接近济南交警部门的人士说。


日前,记者走访了济南西站、济南火车站、二环东路、泉城广场、济南长途汽车总站等多个人流密集区域,只是看到零星的ofo小黄车停放,且绝大多数的座椅已经积满灰尘,其中还有很多故障车辆,从数量上看,甚至不足附近摩拜和哈啰单车的零头。


“现在是骑行淡季,不少车辆进行回仓检修。”上述ofo济南相关人士表示,ofo在济南投放了总共不到2万辆,1万多点。


“不退干嘛?找不到车,还经常重复扣款。”一位曾经的ofo用户告诉记者。1126日至28日期间,记者多次拨打ofo官方400客服电话,但均未能够接通,大多是没有接通自动挂断的情况。


ofo退押审核已经悄然改变,时间也从“秒退”变成现在的“0~15个工作日”。上述ofo济南相关人士称:“之前是系统自动审核,现在改为人工审核,要有一个过程。”

 





搜了网介绍 | 广告服务 | 核心理念 | 联系我们 | 疑难解答 | 公司新闻 | 下载中心 | 付款方式 | 代理合作 | 意见反馈 | 招贤纳士 | 友情链接 | 明星企业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13 搜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7509311号-1  总机:400-888-51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212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粤)-非经营性-2012-0057